The Latest

Apr 22, 2014

昨天,和两个在豆瓣上认识的朋友见了面。
   
      她们是情侣,一个是自由职业者,一个还在读大学,两人生活在北京,这次来上海玩。我到约定的地点时,坐在路边的椅子上点了支烟等她们,没过一会儿就看见教堂门口走过来两个人,一眼认出,站起来向她们挥手。
   
      她们和照片里一样瘦。一个留着男孩样的清爽短发,一个蓄着及腰长发。
   
      很快就熟络起来。也很快发现,她们似乎比我之前见过的任何一对异性情侣的相处都要和谐。
   
      不管大事小事,她们会首先问对方的意见,并且非常在意对方的感受,每一次交流和眼神都是恰到好处的自然,默契十足,两个人就像是同一台机器里的齿轮,每一处凹凸都磨合得不留余缝。
   
      女人的爱本就细腻。她们会留意感情里那些不易被察觉的小死角,耐心经营,细心擦拭。拉拉之间的爱更是这样,她们能猜透彼此的心思,因为都是女人,也是爱人。她们的关系好像是下午五点的阳光,温温软软的。这样不动声色的爱,真是羡煞旁人。
   
      那天晚上我对室友说:“如果以后也能遇见那样一个默契十足的爱人,我可不在意那人是男是女,能互相陪伴,相知相爱,真教人安心。”室友笑我说:“你不愧叫弯弯,这么容易就被掰弯了。”
   
      总觉得,和女人谈恋爱也许要更容易一点。可惜我现在还喜欢男人。
   
      我身边有很多出柜的朋友。高中的同桌,一个男生,娘里娘气的,和我打架老是输,总爱在课桌上画三八线,后来高中聚会他带了他男朋友一起。还有一个女生,到现在还保持联系,是特别好的朋友,偶尔相聚时她会和我聊起感情方面的事,我只知道她有段时间因为一个女生难过了好一阵子,谈起这件事时,她的眼神黯淡得一点光彩也没有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以前问过家人关于同性恋的问题。爸爸给我的反应是:“你是的话,我会打断你的腿。”妈妈说:“男人爱男人,女人爱女人,那还怎么生小孩?”阿姨说:“这违背了人的天性,简直是大逆。”
     
      但说实话,同性恋在我们身边早已不是稀奇。我们这一代人,接受到的信息轰炸太多,对各种新生事物的适应能力也很强。不过我发现在同龄人里,似乎女生会比男生对同性恋这种现象更有包容心。
   
      一般多见于腐女,极度沉迷于男男之爱,热衷于各类BL漫画和电影,她们已经超越了包容,路上见到两个男性本来只是朋友,在她们就能脑补出各种娇嗔基情的画面。在这种人眼里,男男之间没有纯洁的友谊,不捡肥皂的都是臭傻逼。
   
      其次是女权主义者。
   
      我倒是觉得,以上两个阵营都太过绝对和病态化了。
   
      人总是喜欢把原本简单事情在脑回路里绕个山路十八弯,废话连篇却都不在点上。也许古人的“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”不再适用于当今社会里的人人,但“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”的爱意,我相信每个人都曾感同身受。
   
      爱是一杯茶,最开始烫嘴,要细细品味方才润嗓提神。不管爱上的是男是女,只要相爱并且无所畏惧,都能沏出一壶好茶。
   
      毕竟啊,爱是最大。

Apr 22, 2014
Apr 15, 2014
Apr 9, 2014
Apr 9, 2014
Apr 2, 2014
Mar 29, 2014
Mar 29, 2014

很久之前,有个男生为我唱过一首歌叫《做你的男人》。在昏暗的KTV包厢里,他闭眼唱歌的侧脸温柔又暧昧,一字一句都满含深情。唱到副歌时,他走来我身边,在我脸颊上小嘬了一口。那首歌结束后,我和他在一起了。
   
      和所有的校园情侣一样,我们一起上学吃早餐,一起逛街看电影,一起逃课打游戏。他不爱读书,也不常上课,每天晚自修的课间,他都拎着一袋零食骑自行车来学校看我。那时正是初冬,他总穿一件深灰色的呢大衣。离教室不远处有一个小树林,他就坐在那里的台阶上等我下课。
   
      晚自修中间只有十五分钟的休息时间,我有时会按耐不住,提前报告老师上厕所出去找他。经常远远的看见他在寒风中跺脚搓着手,见我走来,就把呢大衣的扣子解开,对我说:“冷吗?来这里取取暖。”
   
      我的头刚好埋在他的胸口。他的大衣把我的整个身体都罩住,我像只小猫,被他死死扣在怀里动弹不得。
   
      毕业之后很久,我对高三的记忆,大多都停留在了那个冬夜的拥抱里。
   
      他会做很多让人感动的事,甚至有时候会觉得他好到不真实。我问他当时为什么要唱那歌给我听,他说:“那首歌里写的都是我想为你做的事。”
   
      我很感动,牵着他的手又握紧了些。
   
      那时我还不知道,有些人的出现,只是为了最后道声再见。我在一个下雪的夜晚,看见他和那个女生的背影,终于恍悟原来自己才是局外人。后来,我用一个人的卑微,成全了他们两个人的圆满。
   
      这段感情已经过去很久,当初被背叛的心情早就记不太清。倒是那些深深浅浅的感动,总是会在无意之间碰触到。
   
      青春时的爱情,多来去匆匆,总是还未回过神,就泪眼盈盈准备要道别。
   
      有很多旧人,虽早已经面目模糊,却能记清他写字时握笔的姿势,记得他走路爱掂脚,记得他打过篮球喝冰镇可乐时上下跳动的喉结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有很多感动,都像是春天里的柳絮,浩浩荡荡的飘满了整个天空,害得你鼻子痒痒的,不小心就打了个喷嚏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过去我以为,该感谢这些在我生命里迅速抽离的人,是他们让我更加坚强,让我看轻离别,教我如何作茧自护,去抵抗倾巢而袭的孤独。我以为,应该淡忘那些在一起时有意无意的感动,它们蒙蔽了双眼,迷惑了心境,软化了心上的角质,害得人失去理智,变得天真可笑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可是,很多人的坚强,其实都是用柔软织成的茧。他们的离开并不会让你变得刀枪不入或百毒不侵,而那些感动,却能让你用更加温柔的方式去对待这个世界。
   
      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,不天真也不可笑,他们更易活在这个刀山剑林的世界里,他们善于用温柔,去打败胸中柴棘,抵抗雪虐风饕。

Mar 23, 2014
Mar 16, 2014

我做了个梦。我一个人走在街上,下雨了。我看见你就在前方撑着伞,我以为你是来接我的,用力朝你挥手,可你好像看不见我,就那么面无表情的站着,我无论怎么跑怎么喊,还是离你那么远。
   
      醒来后在想,我希望到达的目的地,是你,还是你手中的那把伞。
   
      记得以前一个人问我,人类穷尽一世只为了找到一个能携手余生的伴侣,到底是为了爱,还是为了抵抗孤独。
   
      我当时觉得,抵抗孤独这件事,我一个人也可以做到。我不害怕独处,我能找到一千种方法去与孤独抗衡,几天不和人交流也不觉无聊,也从不会惧怕寂静和黑暗。一直以为害怕孤独的人,大都是因为不懂得如何与自己相处。
   
      但是爱,怎么说呢。爱总是让人产生千百种错觉。爱能让世界都变成二十四小时不停歇的游乐场,供你们游玩,不断发掘生命里每一处惊喜和欢乐。每一个心思被猜得透透的,每一个明天都期待又充满新意,每一个寄托都有了归属。爱的错觉把我们捧得高高的,高到让你有了眩晕感,高到让你开始害怕失去。
   
      我也曾从很高处跌落,一夜间,所有的温存耳语都不复存在,所有铠甲软肋都化成了血水,心像是被车轮撵过,满腔真情被摔得连渣都不剩。我听不下任何安慰和鼓励,灵魂好似抽离了身体,只留下一具没有感觉的躯壳。
   
      那段时间,陈奕迅唱了一首歌叫《孤独患者》,我在深夜里一遍遍的单曲循环。那时我才知道,人们一直以来害怕的孤独,并不是孤独本身,而是当爱人离开后,那种能吞噬一切无边无际的黑暗,那种摧毁一切的无助感。闭上眼睛感觉整个身体都在往下坠,耳边只剩下风呼啸而过,想要逃脱,却全身僵硬无法动弹。
   
      当时我想,也许这才是爱情真正的模样。她是一只粉红色的猛兽,有温柔的双眸和尖利的獠牙。能让你放下一切防备陷入她的温暖假象,也能瞬间撕碎所有的承诺和愉悦,你连喘息的机会都没有,把所有幻想杀得片甲不留。
   
        在很久很久之后,我才突然明白,我一直以来用力追逐的目的地不是你,也不是一个能遮风避雨的庇护所,我那时所希望的,只不过是你能够朝我走一步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我不记得我花了多长时间才慢慢好起来,也不记得度过了多少个辗转反侧的夜晚,哭湿了多少次枕头,才有勇气收拾好心情,开始下一段人生。
   
      我们之所以会一次次陷入爱情的错觉里,并不是因为害怕孤独。
   
      是因为,我们总是相信,会有那么一个人,是朝自己的方向奔跑着的,两个孤独的人遇见,有了爱,才变成了一个完整的世界。

Feb 24, 2014
Feb 11, 2014
Feb 11, 2014